020-22229999
当前位置: 首页 > > 阴道炎专题 > 案例 > 正文

终结霉菌对我20年“骚扰”

2009-8-21 21:23 来源: [我要咨询]  [我要预约]

我与霉菌性阴道炎的抗战经历,大约从二十三、四岁就开始了。

  我与霉菌性阴道炎的抗战经历,大约从二十三、四岁就开始了。有一次,我突然外阴奇痒难耐,痒得夜里连觉也睡不着,白带呈豆腐渣样。找到妇科医生,诊断为霉菌性阴道炎。医生给我开了一些冲洗和外用的药,我看了一下,冲洗的药是碳酸氢钠溶液,外用的是制霉菌素片。用过之后,很快就好了。

  可是,从那时开始,霉菌这个小恶魔似乎就缠上我了,隔不多久就患一次,奇痒,但白带并不是每次都呈豆腐渣样。

  找来一些相关的书看,知道霉菌的种类很多,在阴凉潮湿的环境下容易繁殖,我就特别注意将我的短裤内衣晾在太阳下曝晒,或者,每次洗过内衣后都用消毒药水浸泡。这样,虽然次数没那么频繁了,但有时还是会莫名其妙地患病。去医院觉得实在是烦了,就自己看书学习。知道碱性环境可以抑制霉菌的繁殖,我去药店买来碳酸氢钠溶液或洁尔阴洗液,制霉菌素泡腾片或者达克琳等药物,自己上药、冲洗。刚开始,效果还是不错的,往往几天后症状就控制了。然而,过不多久,就又会患病。最可怕的是,曾经很有效的几种药,只要用过一两次后就都没有效了,小霉菌似乎完全不怕它们,一边用着药,那霉菌繁殖的速度依然是那么快,往往晚上刚刚有一点感觉,到第二天,已经又肿又痒无法忍受了。

  难忍的症状,加上药物都失去效力,使我变得焦虑不安,坐卧不宁,甚至非常绝望,因为不知道用什么药能治住这些小霉菌,不知道还能不能治好我的病?

  西药没效了,我便找到一家中医院。一位女医生给我开了一些中药,其中主要成分是蛇床子、地肤子、冰片等几样。医生让我将药熬好后口服的同时,还用中药水坐浴,浸泡外阴15~20分钟。我每天要煎药坐浴好几次,每次都要浸泡30分钟以上,说不出有多麻烦,特别是冬天,过不了几分钟药水就凉了,暴露的腿和臀部得冻上好半天,可为了治好小霉菌,再大的麻烦也是小事。

  这一次用中药治疗效果非常好,有好几个月没患病。我想,中药是第一次用,对小霉菌来说是卒不及防的新式武器,当然效果好。

  什么原因导致反复感染霉菌

  不久,我们搬到了武汉,武汉是个气候很不好的城市,春秋冬三季非常潮湿阴冷,经常下雨,而且一下雨就连续半个月一个月,冬天即使有太阳也从来不会艳丽热烈,而是淡淡的一点阳光,阴天时衣服晾上一个星期不干是常事,如果遇上连雨,那半个月也不干,因为整个房间都是潮湿的,窗玻璃上都挂满了汽水,睡的被子也是湿湿的,这样的湿度,衣服怎么能干啊!霉菌当然喜欢这样的环境。为了防病,彻底将霉菌杀死,我每次都会将洗干净的内裤和毛巾煮沸消毒,浴盆也要用开水烫。这样,虽然能减少霉菌感染的次数,但有时还是免不了患病。

  医生告诉我,患了霉菌性阴道炎,夫妻要同治。于是,当我又一次感染后,我在治疗的同时,把医生的话说给丈夫听,动员了好久,他才同意用中药泡外阴。连泡了好几天,我想,应该没事了。但我照样容易患霉菌性阴道炎。丈夫是个怕麻烦的人,说什么也不愿再治了。他说:我又不痒又不疼,肯定没问题。不过,从那以后,因为我特别紧张,他算是体贴我,我们在一起时,他要么带安全套,要么体外排精。这样,我感染霉菌的几率似乎要少一些,但依然还是时有犯病。

  医生又告诉我,说霉菌性阴道炎要连治三个疗程,通过化验治愈了才能停药。我严格按医生的要求做。结果,过一段时间,不知道是在哪个环节上有疏漏,依然又感染了。

  为什么我会经常患霉菌性阴道炎?我一直在思索和研究着。我非常注意个人卫生,这一方面的原因不存在。从书上得知,糖尿病人抵抗力低下,因为糖多使阴道环境酸性增加,霉菌易繁殖。我去医院查了一下.没有糖尿病。那么,除了居住环境太潮湿,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我容易感染霉菌呢?

  有一次,我从一本书上了解到,肠道有大量霉菌存在的女人,就容易感染上霉菌性阴道炎。我恍然大悟:对啊,女人的肛门与会阴离得很近,当然很容易感染霉菌!而我曾经因为肺炎,长期使用过大量抗菌素,这很容易导致肠道菌群失调,使肠道产生大量霉菌。也许这就是原因?我想,那次我在用中药洗浴的同时口服中药,效果还不错,可能就是因为中药杀死了肠道的霉菌,所以有好长时间没感染。

  从此,我大便后都必洗会阴。与霉抗战,我真是想尽了办法啊!

  一段时间后,我第N次感染霉菌性阴道炎。此时,中药似乎也不那么灵验了。我怀着愁闷焦急的心情去一家妇科医院。当我说了情况后,医生给我开了一种叫斯皮仁诺的新药,很贵,据她说吃两次就好了。吃了两次后果然症状控制了,又吃了几次巩固了一下。和别的药一样,刚开始时效果不错,可是,反复用过几次之后,也产生耐药性,不管用了。

  我原以为,通过口服药治疗,就会将肠道霉菌都杀死,以后就根治了,可为什么口服抗霉菌药以后还是不能一劳永逸呢?后来我终于明白:肠道的霉菌是不可能都杀死的,只是量的多少而已。如果饮食中有大量酸性食物摄入,或糖摄入太多,改变肠道酸碱度,或服用抗菌素,都是可以使肠道霉菌增多的。难怪!

  但我想,每个人的肠道都是有霉菌的,为什么别人不像我这样容易得霉菌性阴道炎呢?我对霉菌的抵抗力为什么如此低呢?是我身体里缺少一些什么东西,才导致这样的吗?缺的又是什么呢?

  探索适合自己的抗霉策略

  2000年,我出差到北京住了几个晚上,突然爱上了北京:这里气候干燥,很少下雨,无论什么季节,晚上洗的衣服,第二天早上就干了。于是,2000年底,我们全家搬到北京。

  我想,北京干爽,说不定可以从此让我摆脱霉菌的困扰呢?

  果然,到北京后,霉菌性阴道炎的患病次数少了许多。不过,9年里,我还是患过五、六次,而且症状还比较重。夜里难受得整夜睡不着觉,最糟的是,吃的药,上的药,洗的药,湿敷的药,中药西药等等,似乎能用的药以前都用过,早已产生耐药性了。那还有什么药能控制住我的病呢?我又焦急又绝望,下半夜起床上网查找哪里能治,结果,还找到了一家妇科医院。

  第二天一早,我赶到那里,刚好遇上的是一位妇科主任,她温柔而善解人意地说:“我知道,霉菌感染似乎不算大病,但非常难受,让人坐卧不宁,焦燥不安,又不好意思说,心里压力很大。”

  我一下就觉得这位医生真好,能理解我的痛苦和焦虑的心情。我跟她说了我这么多年的情况,急切地问:“您看我这种情况还有药可治吗?”

  “能治,你放心。”接着,她给我进行了冲洗,还开了抗霉菌的静脉注射药氟康唑。

  呵呵,治小霉菌还要打吊针,对我这个老患者来说还是新事物。

  到底是第一次用这个药,效果非常好,当天晚上,症状就减轻不少,连用三天后,病情就控制了。不过,这回治小霉菌,钱花得不少。

  后来又患过两三次,每次刚有点症状,我就赶忙去那家医院,尽快用氟康唑。渐渐地,氟康唑的时间要用得长一点才有效了,有时要一周左右才能治好。可见,耐药性又产生了。

  在我的极端严密防护之下,这之后大约有一年多我没受到小霉菌的困扰,这让我很是沾沾自喜。

  2008年秋天,我到南方出差。在宾馆我非常小心,睡觉连衣服都不敢脱,怕沾染上南方的霉菌。回家后,因为太累,就让老公帮我洗衣服。平常我洗衣服时,内衣是一定要手洗,而且还要消毒的,可老公却懒懒地将所有衣服都放进洗衣机。结果可想而知,很快,霉菌就以迅猛之势向我袭来。没办法,只好又去那家医院。当然,治疗方法还是同样的。这次就不怎么灵验了。怎么办?医生也说没有别的更好更新的药了。

  无奈,我只好换了一家医院,去了广州仁爱医院。一位很有经验的医生麻世云主任接待了我。她听我说了这么多年患病史后,笑着说:“放心,我们合力把它治好。咱们试下“03定点疗法”吧,三天即见疗效。”在医院进行了冲洗和上药治疗,并定点释放O3微能量波杀灭致病微生物,第一天我就觉得不痒了,第二天白带恢复正常了,第三天真的全好了。就这样,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治疗,没再见复发。

  与霉菌大战20年,我终于彻底治愈它,不再做“瘙痒”女人了!

温馨提示:以上资料仅供参考,具体情况请向广州仁爱医院在线专家免费咨询